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台灣論壇:巴拿馬驟然和中華民國(ROC)斷交凸顯的問題與後續因應之道

巴拿馬驟然和中華民國(ROC)斷交凸顯的問題與後續因應之道

阿湯哥 (曾留美主修財經多年 自由台灣黨終身志工)

巴拿馬和中華民國具有超過百年的邦誼,日前閃電宣布和我方斷交,並正式和中國建交。消息傳來,猶如晴天霹靂般。據悉:台巴斷交之主因在於「中國利誘」成功,金額高達新台幣7,600億元,實非我方所能夠負擔的沉重包袱。中國近三年來在美國的後花園--巴拿馬運作不遺餘力,積極地在搶標公共工程,包括港口、地鐵與公路等基礎建設。巴拿馬和我方雖有百年友誼,彼此也曾展現積極合作開發的意願,但規模「根本無法類比」,終於我方敗陣下來。中國對我方的斷交潮開始展開序幕,這是起步而已。未來小英政府的「維持現狀(華獨)」恐面臨了強大的挑戰,甚而需要改變與修正,因為中國已經擅自改變其中的準則與方向。

遭遇如此狼狽與不堪的局面,其來有自。這應是自己咎由自取的結果,因為台灣「從未明白向世界宣示自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自我感覺良好,一直在使用國際社會上不認可的國號——中華民國(ROC)所致。事到如今,巴拿馬宣布和中華民國(ROC)政府斷交,轉而承認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才是唯一與合法的中國,此舉讓有些台灣人生氣,其實是不求甚解。早在1971年時,聯合國大會通過2758號決議案,同意讓中華民國(或者以台灣的名義)可繼續留在聯合國,成為一個普通會員國,將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中國席位讓給北京。但當時蔣介石堅持「漢賊不兩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地斷然拒絕,結果最後是「賊立漢不立」。這也是造成今日台灣不是主權國家的慘劇由來。無法參與國際組織,取得平等、互惠的外交關係,就是固執而頑冥不化的國民黨政權導致的苦果。

由於兩蔣政權的昧於事實,不敢勇於面對與承擔,仍一味地以中華民國(ROC)在國際社會上遊走,自然無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競爭。此舉無異宣告「PRC才是正統的中國,ROC(假中國)已死而根本上是不存在於世」。以巴拿馬為例,早在清朝時代1910年元月16日雙方就已經建立領事關係,故「世界上只有一中(一個中國)PRC政府是代表整個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之說法,此乃全球共通的準則。因此,台灣現在面臨和巴拿馬斷交的困境不是壞事,也許也是轉機。國民黨歸咎於和小英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此結果的說法是不通的;反而更堅定中華民國(ROC)的國名必須徹底揚棄,建立台灣的主體性,以「台灣(Taiwan)」為國號建立新的主權國家,才是台灣人真正的出路與未來。我們台灣人更應要趁著此刻辨明台灣主權的真相與由來,期望迷途知返,不要繼續和「中華民國ROC」攪和、混淆下去。盡速去除虛構不實的「中華民國ROC」外衣,並拒絕沿用中華民國(ROC)年號,改用公元,方可脫困重生。無疑地,我們無法否定的一個事實,就是巴拿馬若和中華民國(ROC)繼續具有邦交關係,恐就無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PRC)建交,因為在兩者中必須選擇其一。此表示具有所謂的「重疊性(reduplication)」存在,也就是說若兩個名稱所代表的是同一個國家,此時巴拿馬選擇一個聯合國所認證的主權國家,放棄非主權國的中華民國(ROC)也是正確且合理的結果。

至於台灣的未來國家定位應當怎麼走下去,筆者強烈建議運用住民自決公投的方式,以完成台灣獨立建國的神聖使命,並讓公投成為新常態。這是一個正常化國家的公民行使的政治工具。以民主國家前段班的瑞士為例,早在1848年即建立公投制度,非常值得台灣人學習與仿效。瑞士公投至今逾百年的歷史,並大約每年四季各舉行一次,每次三至四個公投議題,堪稱世界上公投實施的典範國家。在二戰結束之後,瑞士舉行公投的次數已經超過400次,內容涵蓋甚為廣,政府也必定會尊重並實行每次投票必有結果。建議台灣政府未來可針對國家定位與主權歸屬等議題,進行連署「常態性公投提案」,交付公民投票的結果,此乃最精準的民意調查;再依照時程的推展,進行社會各個不同層面之座談溝通與協調,確切落實以全民公投解決政治爭議,此為消弭社會重大紛爭、衝突與對立,並兼具法治精神與真正民主與自由體現。果能如此,此乃台灣社會幸甚與全民之福也!


羅牧師觀點:台灣從國際孤立邁向國際獨立!

台灣從國際孤立邁向國際獨立!

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秘書長 羅榮光

我們台灣在中南美洲的重要邦交國巴拿馬突然宣佈與中國建交,而與台灣斷交,這是由於中國政權以天價式的超級銀彈即28億美元的援款及中國國營企業80億美元的投資攻擊下的效應。

立法院長蘇嘉全召集各黨團協商,要共同發佈聲明表達抗議,然而國民黨團的立委卻不同意發表共同聲明。難道「中國」國民黨是「中國」的政黨而不是台灣的政黨嗎?!「中國」國民黨對台灣的認同真是何其薄弱!!

中國國民黨一直強調要配合中國政權提出的「九二共識」,其寔就是「一中」共識,國民黨還會表達「一中」也是「中華民國」嗎?!在亞洲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領土很寬廣,人口眾多的國家,全世界各國幾乎都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那有幾個國家會認定在台灣海島上的「中華民國」是中國呢?

台灣是一個美麗的島國(Formosa!)有2350萬愛好和平的人民。外來的「中國」國民黨還是一直用「中華民國」捆綁台灣,甚至把過時的「中華民國憲法」壓制台灣國家的正名與制憲。蔣介石因國共內戰敗亡來台灣統治,卻一直表示它仍代表「中國」。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逐漸強大起來,以致1971年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把中國的席位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而蔣政權的代表却被聯合國排除出來。許許多多國家開始與蔣政權斷交而與中國建交,以致使台灣淪為國際孤兒迄今已經45年了。國民黨從來不願反省與悔改,到現在還要用「中華民國」之名號壓制台灣國家的正名,制憲與加入聯合國,這樣對得起台灣人民嗎?!


在國際孤立中台灣全民應當勇於為我們自己及世代子孫的命運站立起來!對岸中國政權可能會更加打壓台灣,使台灣在國際社會中更加孤立。但是我們要同心協力建立台灣成為一個民主自由及愛好公義和平的國家,在國際社會中獨立起來,擺脫中國!台灣政府與人民能夠共同出錢、出力又出聲!多多拓展多元的外交,使中國共產政權的打壓愈來愈無效。如此全體台灣國民的身心靈會更加勇壯起來,有愛國心也有國際觀,必定會讓全世界各國人民「看見台灣」!看見「一台一中」的實況!

巴拿馬也親中去了

巴拿馬也親中去了

台灣國臨時政府總召集人 沈建德
2017-6-13

賴清德親中,66日蔡英文透過發言人表示看法一致。而同日美國國防部的中國兵力報告,反對台海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應該是在說中國。

昨天巴拿馬「親中」有志一同,和中國發表建交公報,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次由美國國務院出面反對片面改變現狀,很顯然是不放心台灣。

2002年中國以美金13千萬挖走諾鲁,扁立即以「一邊一國」回應。諾鲁只有中國上海浦東機場大小,被挖走都有如此激烈反應,巴拿馬是中華民國最大邦交國,被挖美國當然擔心。

昨天上午,在巴中建交的同時,台南市議員李文正開記者會,要求賴清德針對一中課本不要推卸責任。因賴根據課本審定權在教育部而選用權在各學校的理由,說管不著。

我們提出反證,531日新竹市府教育處長謝傳崇表示,該市府針對性別課程已請學校老師自編教材(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084167),把賴市長比了下去。

關於一中課本,內容和巴中建交公報一樣,「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南市議會已在331決議禁止「購用」,市轄國高中所用教材由任課老師自編。決議文寫得很清楚,但因賴清德親中就推拖不做?

69日,蔡英文到台南市政府和地方官員、民代午餐會,針對一中課本全國性的問題,李議員問她,拒認92共識却不改開羅宣言台灣歸還中華民國的謊言,很矛盾。

她回答只說是政治問題沒說要改一中課本。既然不改,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繼續留在國高中課本,和613巴中建交公報互相輝映。可是對巴中建交她又連3次推文「不會向恐嚇屈服」。真的看不懂!

圖:昨天記者會的電子看板。

邱顯洵專欄:壯士與護士

邱顯洵專欄


壯士與護士

台巴斷交美中風暴會再起嗎?

台巴斷交美中風暴會再起嗎?

北美政治評論家 廖東慶

寄居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的流亡政府,在日前被巴拿馬政府給斷交。這當然又是中國在背後搞鬼了,這是連3歲小孩都會想得到的事。中國又打出支票外交的詐術手段來收買巴拿馬,因為中國有過數次開空頭支票並不兌現的不良記錄。如果中國去收買在非洲或在大溪地的中華民國邦交國的話,美國是會無動於衷的,也不會大動肝火的。但是這一次是完全都不一樣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巴拿馬的地理位置是相當相當的重要。巴拿馬政府掌控著巴拿馬運河,這是可以進出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唯一捷徑的通道。巴拿馬的戰略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放在美國的眼裡和心裡,是和台灣一樣的同等重要!

巴拿馬會和中國建交也是在美國的意料之中。尤其是最近3年以來,中國乘著歐巴馬在故意不管事的情況之下,讓大批的中資全面進入巴拿馬,總金額高達256億美金(7680億元台幣)。中國也是在打如意算盤,想要用經濟的手段來促成政治上的挾持巴拿馬政府。這一點也證明了,中國總是在明處說一套,在暗處又是做另外一套。習近平自以為聰明過人,也把美國看成是傻瓜,其實美國人並不傻。歐巴馬會當上總統,難道說他就是傻瓜總統嗎?其實真正的傻瓜才是習近平。他讀到初中二年級的時候,剛好碰上文革爆發,中止了上學的機會,所以習近平的學歷只到了初二的學歷。他能比得上畢業於哈佛的歐巴馬嗎?

台灣總統蔡英文女士對台巴斷交提出了憤怒的說法,這一點絕對會得到美國政府的肯定和支持。如果能對中國採取有效行動的話,美國更是樂見其成。由於這是中國單方面的行為,並改變兩岸和平的現狀,這對美國來說是無法接受的事實。尤其是今年4月初在美國佛州所舉行的「川習會」,習近平向川普提出百日協議,答應在1百天之內改變美中貿易逆差的問題,卻沒有想到中國卻在美國不注意的時侯,補上致命的一刀。川普並不是歐巴馬,他會有所行動的,尤其是中國把赤色的魔爪伸進了美國的後院。如果是別的國家,美國是一點都不會放在心上,但如果是巴拿馬的話,那就是另當別論了,因為無論是巴拿馬的地理位置和主權所有,都和美國有息息相關的事實和真相!

美國德州聯邦參議員克魯玆(Ted Criz)6152017年發布聲明表示,中國的支票簿的外交(check book diplomacy)是兩岸危險的挑釁!雖然是只有點到兩岸的現狀,卻是直指中國在巴拿馬所做的事情,並不是只有經貿那麼簡單和單純而已。中國妄想以經濟來控制巴拿馬的政治,然後下一步就是想要在巴拿馬派駐中國解放軍部隊,美其名是要保護中國在當地的中資企業公司,以借此來擴充並建立中國在海外軍事基地。中國是想要仿照美軍模式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中來駐守軍隊,並加大中國在全球的政經軍的影響力。但是中國卻忽略了一個事實,為什麼美國在巴拿馬有駐守大批的美軍呢?因為巴拿馬的主權是屬於美國的,這和台灣的情況完全是一模一樣!

如果現任的巴拿馬總統瓦雷拉真的下定決心要傾靠中國,並妄想拉攏中國來對付美國,並進一步答應中國解放軍進入巴拿馬來駐守的話,我們可以肯定的說發生在28年前的重大事件,一定會重複再發生一次,因為在太陽底下已經是沒有新鮮事可以再發生了!198912月,美軍在亳無預警或告知的情況之下,就在12月某天的凌晨拂曉時刻,美軍派出大批精銳特種部隊,搭乘直昇機或運輸機從海外進入巴拿馬。再加上駐守當地的美軍,聯手進入巴拿馬的首都地區,先制服了巴拿馬守軍,隨後進入巴拿馬總統官邸,準備逮捕當時的諾瑞加總統,不過卻讓他跑了。他躲進某國的大使館裡藏匿著,美軍就在外面守著。沒多久,諾瑞加總統自己就從這個國家的大使館裡走了出來,並上了手銬,搭上美軍C-141型噴射運輸機,送到美國司法院的看守所囚禁著,並接受審判,到今天還在美國坐監服刑,罪名是走私販毒。如果上述情況不幸發生的話,那才是中國最大的不幸,因為這3年來所投資在巴拿馬的256億美金(人民幣17664千萬元)即化為烏有。美中較勁,看看誰能笑到最後!


台灣地位與美方以錯誤文獻責怪阿扁

台灣地位與美方以錯誤文獻責怪阿扁

黃清雄

阿扁總統主政期間美方採不合作態度,不能說是陳總統踩紅線,因美國政府對台灣地位的認知是錯誤的。原因是:1895年中日馬關和約漢文,日文二約本內容不一致,有矛盾的真相未被學界報導。2009/6/21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刊登個人的投稿「從金山和約第二條看台灣」,首度揭發馬關和約的台灣地位問題。但至今未獲相關學界方家的批評指教。

美國政府對台灣/中國雙邊問題,一直被參與馬國和約簽約談判的清廷所聘技術顧問John W. Foster回憶錄Diplomatic memoirs (V.2) 1909所誤導,以致小布希總統很可能不知台灣地位的真相。事實是馬關和約漢文本說中國將管理台澎之權(colonial power/governing authority)讓給日本。日文版則說,清國將台澎主權讓給日本。另有附件「議定專條」,規定雙方之後有辨論時改憑英譯文。但英譯文只夾附在「議定專條」內。然而「議定專條」是和約草簽本的附件,因李鴻章在帶回中國的草簽本上無簽名,也無蓋印,所以草簽本全套無效,所夾附英譯文同屬無效。J. W. Foster陪李鴻章回中國,因李鴻章面頰受傷稱病,Foster代為向朝廷報告簽約過程,所以他不能說不知道呈報光緒帝的草簽本上李鴻章沒有簽字而無效事件。

Foster在他的回憶錄上則寫著:When haste was required, English only was used. (遇事情緊急時,可憑和約英譯文辦理。) 可見Foster 的回憶錄說謊——無效的英譯文說成足可代用。查Foster以卸任國務卿身分受中國政府之聘。當時美國政府對其回憶錄上述說謊一節有否知情?成為懸案。


無論如何,Foster回憶錄說謊被個人所發現,但已是2013年以後的事。美國新總統稱小英為台灣總統,是否和個人發現Foster回憶錄事件有關,不得而知。不過,小英是否瞭解美國Trump總統稱她為台灣總統的理由?個人無從瞭解。

用「台灣國政府」才可能入聯

用「台灣國政府」才可能入聯

台灣國臨時政府總召集人 沈建德

幾經中國羞辱,蔡英文放出風聲,今年9月不排除在聯合國有動作。若由友邦提案,是老戱碼,不痛不癢,自己來才有著力點。

可是,2007年「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用「台灣」名義申請為新會員被退回,可見並非換個名字就可進去。不但如此,去年台灣民間的「聯合國協進會」致函聯合國也一樣,信沒拆,連看都不看就原封不動退回。

再把時間往前推,1992年美國討厭蓋里當聯合國秘書長,不繳會費,聯合國瀕臨斷炊。呂秀蓮要捐款,1996年聯合國發言人Foa女士拒絕了。

次年聯合國換秘書長叫安南,行政主管哈樂迪(Denis Halliday) 也拒絕紐約台僑「支持台灣進入聯合國委員會」捐款,他的回信說,根據聯合國2758號決議,台灣是中國的一省,因為名稱上的關係,聯合國不能接受這個組織的捐款。

到了2000828,「台灣國臨時政府」向聯合國申請加入為新會員國,本人随後去紐約「追公文」,聯合國接到申請書没退回,法制局告訴本人,要求補送聯合國會員國做為介紹國,手續才算完備才能送安理會,再交聯合國大會表決,可惜至今沒有介紹國。

故,若蔡英文是玩真的,應該以「台灣」為國號,以「台灣國政府」名義申請入聯,因為2758號決議及開羅宣言的障礙都已可排除,不要再用「中華民國總統府用箋」替「台灣」申請為聯合國新會員了。



圖:20009月去紐約「追公文」,順便参加台灣人聲援加入聯合國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