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台灣論壇:光天化日之下驅離街友,中華民國門面之下的人權剝奪

光天化日之下驅離街友,中華民國門面之下的人權剝奪

自由台灣黨組織部主任 李嘉宇

日前台北火車站公告,配合市政府規定,為提升國家門面和台北市形象,1113日起嚴禁白天在車站周邊屋簷堆放行李,否則站務人員將搬到東邊垃圾場旁堆放。雖然上週六(11/11)時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表示台北車站已經同意,若街友將行李物品放置在名義上由社會局所提供、但是上面卻印著旺中集團蔡衍明名字的行李袋,並統一放置北車南門牆面,即不予清運。

然而由於時間過短且消息並未完全流通,自昨日止仍然有許多街友的行李並未獲得妥善包裝,將於今日遭到清運。

今日(11/13)稍早自由台灣黨及公投盟青年夥伴前往台北火車站聲援民眾所發起的Khǹg tī chia bē-tàng nih(放佇這袂當nih)活動,由於今日台北火車站表定的清運時間是上午9:00,已經是許多街友上工的時間(有些街友即使無家可歸,依然必須透過工作才能謀生),因此車站周圍的行李幾乎都處於不設防的狀態,持續遭到車站外包清潔公司的移置。

上午現場僅有台灣人權促進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當代漂泊、反迫遷連線Taiwan Alliance of Anti-Forced Eviction等人權團體以及北鳥:歌唱革命及自由台灣黨 Free Taiwan Party的少數夥伴前往關心,在車站公務人員、警察人員、及外包廠商的優勢人數執法之下,我們只能針對超出公告內容的執行進行抗議,而無法對公告明定的清運範圍有太多干擾動作。

執法的表面雖然看似依法行政,但其實仍舊充滿許多惡質的瑕疵必須被社會大眾檢視。例如遭到清運前往車站垃圾場的行李物品原定仍有七天的時間可供街友認領,但是今早在垃圾場卻發生站務人員打算將移置過來的行李物品直接倒入垃圾車的荒謬場面,所幸台權會的朋友及時前往制止才使得行李目前仍被堆置在垃圾場的走廊盡頭,然而我們前往垃圾場之時堆置的行李物品已經所剩無幾,明顯少於從車站四周移置的數量,估計必然有部份物品已經遭到丟棄,接下來的這幾天勢必要有夥伴持續監督站務人員的濫權丟棄以及執法。

同時,現場更發生影片中的公務員濫權事件,事情緣由是十點多之時在車站東門,一名身上沒有身份識別但疑似站務人員者在指揮外包人員進行清運且過程相當粗暴,甚至準備移置主人仍在旁邊的行李物品。聲援夥伴們前往抗議他的過當執法,以及請他出示身份證明,並質疑他為何可以在沒有任何身份識別的情況之下進行執法?

我們向他說明公務人員的強制性公權力常常伴隨著壓迫結構弱勢者的人權,因此每個公務員的執法行為都應該受到監督,不能用個資法的片面解釋來含糊帶過相對應該承擔的政治及法律責任。結果該名站務人員卻如同世大運閉幕典禮之時粗暴扛走僅僅手舉TAIWAN布條之民眾的黑衣人一般,顢頇的表示:「我是路人甲」、「路人為什麼不能執法」、「你有意見嗎?」、「你去報警啊」。單從這個片段就可以讓人深刻感受到中華民國公務體系在面對上層交代的國家門面清理任務之時是多麼無視社會監督機制的運作,以及台灣人民應當享有的法治在中華民國體制的運作之下究竟有多失能才會導致這樣無視人權的鬧劇一再發生。

我們都知道,街友的問題是整個資本主義以及殖民體制的結構性壓迫的問題,執意透過警察及末端公務人員來執法清理只會造成更大的社會安全網死角以及更大的社會風險,再轉嫁給所有人民,並且加深公務員霸權心態所導致的法治持續失能。這些街友當中有多少人是因為遭受到土地徵收的迫遷以及財團的惡意資遣?有多少人是黨國經濟犯遂行違法掏空以及股市套殺之下的受害者?這些人原本都跟我們一樣是平凡度日的勞動或小資階級,沒有人會自願選擇過漂泊的生活。然而在掌權的既得利益者們永遠不會受到制裁的合法剝削之下,他們只會被貼上缺乏競爭力的標籤,在國家門面的包袱之下被當成沒有產值的垃圾從這個社會清除掉。

如同「Khǹg tī chia bē-tàng nih(放佇這袂當nih)」活動頁裡面所說的,古蹟比不上炒地的佣金,所以會自燃。人民比不上財團的政治獻金,所以被犧牲。所有對中華民國來說沒有利益的人就只能被除掉,或者只能選擇成為這個體制運作之下沒有主體性的棋子,大半輩子都在為土地金權之下被規定好的房地產貸款賣命,替土地掮客及銀行及老闆的財務報表超時加班。為了安身立命而買房只能找財團,連放棄了遮風避雨選擇當街友也必須要使用這些黨國買辦所提供的愛心行李袋。從今天在現場所看到的,相較於講著字正腔圓華語的執法人員,絕大多數被驅趕的街友都是在華國社會當中相對沒有文化資本的台語使用者,這不是單純缺乏競爭力的個案,這是完全沒有懸念的國族階級壓迫。

住宅、社會安全網、經濟剝削、族群壓迫,這些結構性壓迫都顯而易見但又被視而不見的存在我們的生活當中,街友的存在已經是罪業末端的不自由選擇。如果這個社會依然只會如同如同黨國一般的動用警察來排除,我們即可確定即使經過表面的政黨輪替,台灣社會依然被殖民體制所壟罩。表面的選舉以及民主程序只是統治者的治理術。沒有經過階級破除以及成為共同體的社會,我們永遠無法擁有一個自由的新國家。


這次的執法排除尚未結束,我們會持續關注這個事件。我們自始認為街友的問題是整體社會結構的問題,不應該透過單一公部門的行政法規即強行排除。台北市長柯文哲從選舉前的改變成真口號到如今的威權人格顯露,我們早已不認為他是能夠解決社會結構問題的政治代表。然而民進黨身為完全執政的政黨,如果當初在打著點亮台灣的口號之下取得政權,我們在此呼籲貴黨內的良心人士對此做出表態,要求行政部門加強監督台北市政府的濫權執法,要求立法部門研擬針對鐵路局的執行罰則,切勿如法炮製黨國殖民的警察統治,切勿持續向保守價值觀以及既得利益者的意識形態妥協。中國國民黨坐擁黨產但仍然不敵人民覺醒而失去政權的過程殷鑑不遠,民進黨仗著改革的身分取得政權,在沒有龐大黨國系統支持的情況之下,究竟要選擇與勞苦大眾站在一起的群眾路線抑或是複製中國國民黨的殖民思維,本智庫認為不難判斷,全台灣人民也在等著看。



羅牧師觀點:舉辦台灣要加入聯合國的公投

舉辦台灣要加入聯合國的公投

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秘書長 羅榮光
2017 11 14

台灣聯合國協進會 10 12 日召開理監事會通過「舉辦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公民投票案」,期盼此一公投案能夠再次獲得民進黨執政的新政府用心用力推展。

在此提案中特別提出說明:為表達台灣國內多數民意支持加入聯合國,依本協進會成立的宗旨:「推動台灣加入聯合國,成為國際社會名實合一的正常化國家」,盼由本會發起推展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公民投票,以向全世界發聲宣達:「台灣要加入聯合國!」其方式包括 由本會邀請認同台灣入聯國的本土社團共同籌備發起。 一年之後共同向蔡總統及立法院表達此一訴求,在民意的支持下,期待蔡政府及立法院可以推行台灣入聯國的公投。

回顧 9 年多前即 2008 年民進黨在陳水扁總統執政時,於 3 22 日總統大選同時提出「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公民投票,由於立法院制定的公投法有超高的門檻,使支持入聯國的公投無法過關,但有近 553 萬票贊成台灣要加入聯合國。這是一個很大的啟發!

在現代民主自由的國家,有關國家的重大決策交由全體公民投票決定,不是祇由統治的政府決定而已。因此我們全體台灣公民應當站出來,為台灣能突破 46 年來的國際孤立要加入聯合國及許多國際組織發出聲音來,使全世界各國的政府與人民能聽見我們懇切的聲音。為我們這一代即世代子孫的共同命運,期盼藉著公投使台灣人民的聲音不斷的發出來,尤其是我們一直受到對岸中國共產專制政權在國際外交上不斷的打壓,更需要大聲說出我們的心聲。

不久前在伊拉克的庫德族以及西班牙巴塞隆尼亞的獨立公投,也藉著許多國際媒體大量的報導,讓全世界的政府與全人類聽見他們的聲音與訴求。這正是提醒我們要以公投來持續表達我們的訴求,祈願大家一齊來投票向世界發聲:「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要突破長年的國際孤立,加入聯合國,世界才有真實的公義與和平!」
https://ssl.gstatic.com/ui/v1/icons/mail/images/cleardot.gif


邱顯洵專欄:一中學位

邱顯洵專欄


一中學位


太平洋真的可以容得下美國和中國嗎?

太平洋真的可以容得下美國和中國嗎?

北美政治評論家 廖東慶

美國總統川普的亞洲行程的第3站,來到中國進行正式的國事訪問。川普在中國所面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君王式的等級招待,可見習近平是對川普是非常的懼怕和不安。在中國32夜的期間,中國不但不敢提出有關台灣議題來,對北韓更在川普未到中國之前,有模有樣的提出公開制裁的行政命令。中國更是在第一天提出90億美元的對美採購,在第2天提出2353億美元的龐大採購案,這都已經在川普的預料之中了。不過在美中領導人所召開的記者會上,川普並没有顯得樂不可支的樣子,更在兩天以後在越南所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發表演講,更是對中國提出明顯的不良評論。

中國煞費苦心並盡洪荒之力來討好川普,更提出2443億美元對美採購案,結果換來的卻是習的熱臉孔貼上川普的冷屁股,這叫習近平情何以堪呢,習真的可以吞下這口氣嗎?川普只不過是按照美國人民的期望來對待中國。川普是商人出身的,他也知道中國所提出來的2443億美元的對美採購案,如果分10年來採購計算的話,一年只不過是243億美元罷了。再說中國領導人一向說話不算話,川普並不對中國抱有任何的期望。美中每年貿易逆差是35百億美元,川普知道這是作秀大過實際的操作手段。在北京的美中領導人所召開的記者會上,習近平突然說出:「太平洋夠大到可以容下中美兩國」。習近平的這一句話,也是包括東海和台灣海峽及南海在內。川普更是故意裝作没有聽到,也不作任何的反應,甚至習也不敢再多說一遍給川普聽。

習近平所說的這一句話並不是第一次發表,他在歐巴馬總統面前也說過這一句話,歐巴馬也是裝作什麼都不懂而忽略了過去。更早在小布希總統的時代,當時的中國總書記是胡錦濤,他到美國白宮進行工作訪問,那一天可精彩了。首先在演奏中國國歌的時候,竟然是放出中華民國的國歌出來,在白宮的全場中國人全都傻眼了。在演奏完兩國的國歌之後,一名中國婦女大聲用高音倍的普通話向胡錦濤嗆聲,並抗議中國政府壓迫法輪功的成員。小布希總統就陪著尷尬萬分的胡錦濤站在一起近20分鐘之後,這名勇敢的中國婦女才被白宮的警衛給帶走,並在第二天被釋放,這名婦女也成為當時的美國名人。隨後小布希和胡錦濤在總統辦公室來進行兩國領導人的會談。胡錦濤透過中方的翻譯,向小布希提岀中國希望能和美國一起來共管台灣海峽。當時的小布希總統面不改色的以顧左右言它的方式來迴避掉這個問題,胡錦濤只有鼻子摸一摸的吞了下去。

美國是永永遠遠都不會選擇或容許中國一起來共管台灣海峽或者是太平洋,中國就趕快死了這一條心吧!美國早就選擇了日本一起來共管太平洋及台灣海峽及南海和東海。中國為什麼得不到美國的青睬呢?因為美國是民主自由重人權的國家,中國卻是極權專制的國家。中國也是全世界的和平國家最大的假想敵,而美國更是中國首先要被消滅的國家,美國如果選擇中國來共管太平洋的話,豈不是拿起大石頭來砸自己的腳嗎?中國野心的第一步就是要一統亞洲區域,並成為一方的霸主,最後的盤算就是非要消滅美國,這樣一來中國才能逹到赤化全球的目標。這也是毛澤東主席的未了心願。習近平是毛澤東的粉絲,毛澤東的心願也就是習近平的心願!


台灣建國工程隊 聲明

台灣建國工程隊 聲明

對於法務部矯正署轄下的新店戒治所移除228民族屠殺元凶,世界排名第三的殺人魔王,獨裁者蔣介石銅像的明智作法,台灣建國工程隊謹代表228事件受難者,及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在新店軍事監獄被迫害受難者的冤魂,表達一絲絲的謝意,雖然遲到了半個世紀!

對於法務部長邱太三的決策給予肯定與讚揚,雖然在其他方面,邱部長的表現不盡如人意。

對於民進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由民進黨員掌權的中央部會之法務部能作出這種去威權化的具體措施,我們給予掌聲鼓勵。

走出去除威權化轉型正義的第一步,其實並不難!

期待蔡英文主政的中央政府可以開大門,走大路,在最快時程內移除威權時代的遺毒~散落在全台灣各地的蔣介石銅像!

寄語柯文哲:「政治不難,移除殺害你祖父的228元凶蔣介石的銅像更不難,惟良心而已!你是葉克膜專家,希望你能替你自己的良心,設計一個跳動正常的葉克膜!」

轉型正義早日在寶島台灣實現!
台灣早日獨立建國!
天祐台灣!

台灣建國工程隊 謹啟 20171113



台南市區里鄰整併之我見兼論阿扁總統故居西庄

台南市區里鄰整併之我見兼論阿扁總統故居西庄

阿湯哥 (曾留美多年主修財經,「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與「推動台灣公投入聯」理念之堅定支持者)

台南市政府的里鄰整編接近完成階段,預計在明年邁入歷史新紀元。現行的752里將調整為649里,縮編近百個里之多,不可謂不大。其中有二或三個里合併,將有76個新里名的「誕生」,首度出現里名三個字者高達十個里之多。新命名有三個字的里,包括中西區「小西門」、「五條港」,官田區「東西庄」、「烏山頭」,麻豆區「謝厝寮」,後壁區「長短樹」、「上茄冬」,白河區「馬稠後」,鹽水區「坔頭港」,將軍區「苓仔寮」。將阿扁總統的故居西庄和隔壁的東庄更名為「東西庄」,筆者認為若因「阿扁被關,連故鄉都被消滅?」這是非常不盡人情且不合常理之事。官田西庄地靈人傑,出了第一位台灣總統,具有相當的歷史意義,地名理應保留。台南市政府這次的里鄰整編已經引發諸多里長的反對,其中官田東、西庄的編併也有高度爭議。西庄名稱不見筆者深感不妥。當地惠安宮有300年的歷史,遠近馳名,將西庄的名稱因此消滅。市政府純粹為了省錢,就把有意義的里皆合併之,純屬荒繆且不盡合理。

今年73日起台南市政府戶政機關進行正式整併,原有37區,就有37個戶政事務所。現在整併成18所,就是原來37區戶政事務所辦公處「維持現狀」,但改由18所分別管理一至四個辦公處。該改變的細節如下:新營戶政所--轄有新營本所及鹽水、柳營兩辦公處;白河戶政所--轄有白河本所及東山、後壁兩辦公處;麻豆戶政所——轄有麻豆本所及下營辦公處;官田戶政所——轄有官田本所及六甲辨公處;佳里戶政所——轄有佳里本所及西港、七股兩辦公處;學甲戶政所——轄有學甲本所及將軍、北門兩辦公處;善化戶政所——轄有善化本所及安定辦公處;新化戶政所——轄有新化本所及大內、山上兩辦公處;玉井戶政所——轄有玉井本所及南化、楠西與左鎮三辦公處;永康戶政所——轄有永康本所及新市辦公處;仁德戶政所;歸仁戶政所轄有歸仁本所及關廟、龍崎兩辦公處;安南戶政所;安平戶政所;東區戶政所改成府東戶政所;南區戶政所改成府南戶政所;北區戶政所改成府北戶政所;中西戶政所;合計為18所。舊台南縣唯一保留一區一所者僅有仁德。所有戶政所的名字皆無「區」字,或許這將是行政區重劃的前兆。阿扁總統的故鄉官田區具有高度歷史或文創的價值,繼續存在是有其必要性。有人建議應該是採用區名不改進行整併,而業務整併先行的方式較為適宜。像偏遠地區的南化、楠西與玉井在整併後仍要留下原有的業務單位,不然當地的老人家眾多,辦事需要舟車勞頓,非常的不便利。更遠的左鎮,若要整併更改地址麻煩、阻力甚大,不如讓業務與區域重劃脫鉤。區域整併,當然先從比較單純的鄉鎮區市開始,再來是村里,最後才是跨鄉鎮區市的村里進行分割或合併。亦有論者表示可採用漸進方式,先把原有37個區縮減為30 (25),之後再慢慢整併為現在的18個。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先生曾於20161219日曾撰文「鄕鎮整併村里整併問題之省思」,指出六都的鄉村地區都是目前人口快速流失區,這是全面性的問題。加上今日交通及通訊的快速進步,故政府思考村里及鄉鎮市區的整併,確有其時代的必要性。在思考如何整併前述問題時,政府應該同時要關心如何振興偏鄉地區的產業經濟?活化偏鄉閒置的自然人文資源,並提供更多年輕人就業的機會。要振興、活化在地資源與在地經濟,建立社區參與、公民參與、人才下鄉的體制,地方政府的良善治理必定扮演著領導管理的重要角色,尤其是鄉鎮市區政府更是第一缐的地方領導。目前臺灣鄉鎮市等地方選舉,充斥了買票、黑金政治、地方派系分贓的地方政治黑金體制與文化,此是眾所垢病的結構性問體。換言之,改制為區後確實有壓抑前述問題的效果。


至於阿扁總統故鄉官田西庄的存在由來已久,斑斑可考,而且地方鄉親也多半反對合併改名。筆者殷切期望台南市政府尊重歷史事實,畢竟愛鄉土的西庄人無人希望自己故鄉的名字會消失不見。台南市政府推動里鄰整併,儘管各方的意見不斷,仍預計在明年元月底實施第一階段。不過反對者認為此舉意圖要抹滅在地歷史,例如:前總統陳水扁的故鄉、已流傳三百年的西庄里,將與東庄里合併為「東西庄里」,顯然是不盡合理的荒唐與錯誤。對於西庄里即將消失,陳總統之公子陳致中表示,台南市政府不懂得地方歷史,殊不知官田西庄可以追溯至清朝嘉慶年間,甚至民國時代也尚未出現東庄,因此若要里鄰合併也該回到原點,理應正名為西庄里而非和稀泥的東西庄里。當地里民也說,這兩里從以前就很難劃分,當年國民政府來台灣後因人口超過三百戶而分里,若要改名也應該改回西庄里。筆者最後願以企業整併的觀點論之,按西庄先前存在於東庄,西庄人口數顯然是多於東庄,其後將東庄分割出去,西庄等於為母公司,而東庄為子公司般,故母子公司在合併後,理應母公司為存續公司,子公司為消滅公司。故東西庄在整併後,按理在世界上正常是「大者併小者」,故應回歸為西庄始為合理且各方可以接受、滿意的結果。

阿扁總統一生遭逢的最大羞辱

阿扁總統一生遭逢的最大羞辱

陳水扁 總統
2017.11.11

9年前的今天下午3點51分,阿扁總統被「扁珍組」檢察官下令逮捕,從此在鬼地方過了6年1個多月的黑獄生活。

阿扁在裡頭最感羞辱的,還不是被羅織成獄的政治迫害,也不是被上手銬的公然侮辱。

阿扁在第三本獄中書[1.86坪的總統府]代序「只有蔣介石才會逃亡,我不會」,第一段寫彭明敏資政來探視的2009.6.10午後。

「我正在清洗馬桶,這是每隔幾天就要做的事情。我非常專注地,以洗衣粉、菜瓜布,重複擦拭便池的裡裡外外,即使只是一個小小的黑點,我也不放過。為了確認便池內側不再有任何污垢,我必須低下頭探視檢查,連裂縫、漆漬也要一擦再擦。」(頁2)

但卸任總統到鬼所清洗馬桶並不羞辱。最讓阿扁感到震驚,甚至精神幾乎崩潰的,也在代序中做了暗喻。

捲入水門案的尼克森總統白宮幕僚因爲講真話入獄服刑7個月的C. W. Colson 說,他服刑的第一天晚上,赤裸身體搜身。(頁4)

沒錯,阿扁進到北所的第一個檢查關卡,一位一線三星的管理員叫阿扁脫褲子給他看,檢查是否有入珠,或夾帶違禁品?

一個還受卸任元首禮遇保護的前總統,一夜之間成為十惡不赦的江湖大盜。
那才是阿扁一生永遠的最痛!